【灵欲教师】(11)【作者:rescueme】

【灵欲教师】(11)【作者:rescueme】 时间:2017-08-18  来源:www.sex91.net
字数:93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看谁比较会烙人除灵事件

  这两天,附近的宫庙好像要庆祝他们供奉的大神圣诞,一天到晚都在放鞭炮,更在大白天的大量施放烟火。大白天的,除了看不到那昂贵的炫目效果,还附带扰人的高分贝噪音,让我周末不能好好地睡觉补眠。唐憨狗也很无奈地承受人类的愚蠢,整天都在半梦半醒间和睡魔拔河。

  「日他先人板板,作啥子啊?」张筱洁的韩剧一再被烟火的噪音打断对话,李敏镐的迷人声音都变成了「碰碰碰」的声响,她气得掀开窗帘,抱着憨狗站在窗边怒视远方那热闹的场景。

  「什么碗糕神明生日吧。」我把整个人都埋在被窝里,随口应了一句。
  「奇怪,你们台湾这种神明特多,真的灵验吗?」张筱洁没好气地趴回地上的巧拼,继续吃着她变出来的多力多滋,一边看着那个不知所云的韩国肥皂剧。
  「不灵就不会那么多人拜啦。」我在入睡前,恍惚地应了一句。

  「那更惨,会有一点小神通的寺庙可能已经被邪灵进驻啰,哪天老娘不爽就拆了它!」张筱洁碎碎念着。

  我在星期六的悠闲下午,伴随着韩剧中听不懂的对白,还有听不懂在放什么意思的烟火声中进入梦乡。

  等到我睡醒,看了放在电视上的电子钟,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我想到该带憨狗出去散步了,顺便巡逻一下校园看有没有危险,

  却发现憨狗和张筱洁都不在。我揉揉满是眼屎的眼角,回想我睡前的对话,靠夭,张筱洁这傢伙,该不会因为被那些低空烟火吵到抓狂,想要去赶走那些宫庙内的阴灵吧?

  如果我有张筱洁那么强大的灵能力的话,搞不好我早在这间庙因为一点灵验的小神通而成名前就去抄掉它了。张筱洁虽然一副死八婆样,但修行的人至少有基本的正义感,如果她真的做出这么冲动的行为,我完全不感到意外。

  不知道她的战况如何,我还是去看看好了。於是我梳了梳头发,穿着皮衣混搭衬衫和牛仔裤,便骑着机车优哉游哉地前往那个鞭炮烟火放最凶的庙会。
  等到我到了会场周围,拥挤的人潮已经让我无法再骑着机车前进,我买了一根烤鱿鱼当晚餐后,便用走的挤进人群中。身为好奇的人类,我当然往音乐声和舞台麦克风最响亮的地点走去;而身为男性我当然更无法把视线从舞台上的钢管女郎身上移开。

  舞台上的年轻辣妹穿着黄色带鬚鬚的三点式,伴随着谢金燕的歌曲「姐姐」一边充满节奏感地律动着腰肢,不时还双脚大开地热舞,柔软度跟我嘴里鱿鱼生前的模样有得拼;多次的M字开腿,让台下围观的男性群众无一不是身体前倾,深怕胯下的异样曝光。

  我看着这不知道是酬神、还是单纯爽到群众和图利特定厂商的不三不四表演,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便和一个同样围观的群众撞了个正着。

  「畜牲豪,你果然也来了。」原来是抱着唐憨狗的张筱洁,以她的灵能力,要在人群中找到我根本是易如反掌的事。

  「我还以为你来踢馆咧,想说你下午被他们吵到没办法看你的李敏镐,你是不是要来教训一下他们的主神,把祂赶走,让这间庙以后灵验不起来,逐渐『家道中落』呢!」我看着唐憨狗异常「娇羞」的样子,不觉莞尔,摸摸牠的狗头逗逗牠。

  「来。」张筱洁把我吃剩的烤鱿鱼用面纸抹掉了上面的酱料和胡椒,要给憨狗吃一口,可是憨狗还是紧张地夹紧尾巴,完全不赏脸。

  「说到这个我才要说咧,吓死人了。」张筱洁一副发现新大陆似地,三八地拍着我的肩膀道。

  「呵,看遍各种恶灵的你也会被吓到?」我皱着眉头把剩下的食物吃光,但视线已经不自觉地回到舞台上的青春少女胴体。

  「马的,色胚。」张筱洁啐了一口,马上接着道:「你们的信仰太疯狂了,宫庙、神像一堆,讲好听是分灵,可是有很多仪式都没做到位,信徒和宫主、庙宇主委什么的又心术不正;其实我刚刚这样巡了一趟,莫名奇妙的灵体超多的!」张筱洁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戳着我的肋骨道。

  我想她说的并没错,虽然中国大陆名义上有宗教自由了,但是一般民众想必也不敢像台湾这样大张旗鼓在浪费钱搞这些阵仗,尤其是大规模地燃烧金纸、施放鞭炮和烟火,更不会有极端盲目的信仰;张筱洁除了第一次看到庙会的大阵仗,应该也发现了寄宿在神像里的阴灵。

  「啊,难怪唐憨狗这样子,把尾巴夹得紧紧地连『该』都不敢『该』一声!」我这才明白原来憨狗的异样是被四周的阴灵吓得浑身哆嗦。

  正当我们闲聊的时候,台上的钢管女郎已经踏着高跟鞋,扭动着屁股一步步下台与观众互动,看到我和张筱洁状似亲暱的模样,竟然故意促狭地把我和张筱洁隔开,把我当作钢管在我身上跳着艳舞。

  「你…我…」我现在唯一的顾虑只有一个,就是担心附近有学生家长可能认出我,否则她这样近距离地喂我眼睛吃冰淇淋,我可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这少女大概只有不到20岁,胸部不知道是还没发育完全还是真的就是那么小,只有不满B罩杯的尺寸,可是为了表演需要,她还是硬穿到C罩杯的大小,在我面前弯腰时,小巧的红色奶头便不时离罩进入我的视线。

  加上她在我面前跨蹲M字开腿,为了配合她的表演,即使心里千百个不愿意,我还是勉强把视线放在她身上,这居高临下的角度导致她青春的肉体被我贪婪的眼神不停地视奸着。

  张筱洁大概没有看过这样淫靡的表演,毕竟她们在四川省进行的是正统的道教仪式,不是我们这样假借神明之手满足人类欲望的演出,看到我浑身不自在的窘样,她一时也忍俊不住地笑了起来。

  不过她马上想起了什么似地想要隔开我和钢管少女的接触,可惜她愈是想要打断我们,那少女就愈是故意要挑逗我,看来她把张筱洁当作是我女朋友了。
  就在群众围观着我们的互动时,那少女玩到性起,竟然伸手往我胯下撩弄了一下,丝毫没料到她会来这一着的我,冷不妨就被她摸了一下鬼屌。发现我的胯下还是软绵绵地,那留着俏丽短发的美丽少女竟然把黄色丁字裤档裤往旁一拨,露出毛茸茸的小穴,然后在群众的鼓譟之下,便捉着我的手去碰她的年轻鲍鱼。
  手指才刚沾上鲍鱼汁,那少女便又贴在我身上扭动,不管是视觉还是触觉我都获得无上的快感。不过这时候张筱洁已经有点着急地闪身到我和那少女之间,那少女眼见再搞下去就要造成人家家庭风暴,这才转移目标去挑逗别的观众,不过这时候我已经心痒难耐,竟然在公开场合就「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白衣观世音,暂时不能出来呀,鬼屌!」

  眼见我启动了鬼屌,张筱洁连忙以他心通传讯:「当作什么都没看到,这么多阴灵在这里,要是让祂们知道我们看得到祂们,祂们一定会来寻求超渡或是帮祂们完成心愿,你一定要当没看见,不然连我这么高段又美丽的灵能力者都救不了你我的小命!」

  我这才了解她刚刚为什么气急败坏地要隔开我和那钢管少女,原来是怕我的灵视能力随着鬼屌苏醒而开启;但刚了解到这个环节,眼前的画面便瞬间让我像机器人似地不自然转身直到面对张筱洁。

  天啊!夸张到爆炸!在这些善男信女虔诚膜拜、享受神明的庇荫之时,她们可知道她们拜的是什么!?就在刚刚那没几秒的视线,我已经看到至少几十只大大小小的灵体;有成团寄宿在神像里鸠佔鹊巢的浮游灵,也有发现这边充满心术不正的年轻男子、而前来寻求目标凭依的怨灵,不远的河流边更有准备抓交替、虎视眈眈的地缚灵!

  幸好刚刚都只是惊鸿一瞥,要不是鬼屌的灵视能力我也不可能把祂们看得那么清楚。以寻常民众的角度来说,我的行为应该还不至於让那些灵体发现我是灵能力者。

  「天啊,好多!」我稍微弯腰、低头瞪着张筱洁的眼睛,完全目不斜视、像是要吻她般地贴紧她的身子问。

  「你才知道喔。」她有点顽皮地也让身体前倾,让她的额头碰着我的额头道。
  「你怎么有办法当作没看到祂们?」我改把眼神放到憨狗身上,很好奇她们是怎么在这么多灵体环绕下稳如泰山。

  「所以要多练习啊。」张筱洁顺势转身180度,让我从后面搂着她的腰,变成我抱着她,她则抱着憨狗。

  「现在怎么办?」我轻轻抱着张筱洁,假装津津有味地看着舞台上的表演,眼神却闪烁不定,有点想看清楚那些恶灵的模样,却又怕祂们缠上我。

  「就不要看祂们啊。」张筱洁一派轻松地道。

  「我没办法,我愈来愈忍不住心中的冲动想看祂们一眼。」我也不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是人就是那么贱,愈叫你不要看你愈是管不好自己的眼神。
  张筱洁往斜上方看了一眼我慌张的模样,她也知道我想瞧清楚那些灵体模样的心态无可厚非,便道:「抱着,『畜牲豪』。」蛤,我不是已经抱着她了吗?
  靠夭,原来是说:「抱着『畜牲豪』。」我还不太习惯叫憨狗「畜牲豪」的说。

  於是我保持着双臂由后方轻拥张筱洁的姿势,双手手掌则抱起我狗儿子娇小的身躯。

  就在我和张筱洁换手接过唐憨狗后,我胯下冷不防地传来一个触感。

  我打了个哆嗦,发现是张筱洁伸手猥亵我的鬼屌,连忙问:「干嘛啦你!?」
  「让你射精,帮你关上灵视能力啊。」张筱洁若无其事地往后伸出手来,由下而上抚弄着我的小小豪。

  「最好是这样有用啦!」我几乎要丢下唐憨狗伸手去制止她。不过被她搓弄两下后,咦?好像还不错。

  我眼睛瞪着台上跳艳舞的少女,欣赏她撩人的体态和舞姿;周围是毫不知情的群众,双手热烈地鼓掌叫好,完全不知道我就在他们之间享受被人服务的快感;我双手抱着的是虽然嘴巴贱到不行,长相和身材却是万中选一的美少女,而且,她的手上功夫对我来说还挺受用的!

  於是我看着张筱洁若无其事的脸蛋,胯下却一下下被她正中要害地撩弄着,双手虽然已经抱着唐憨狗,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往张筱洁身上靠,用我仅剩的手上空间去磨蹭张筱洁丰满的D罩杯胸部,而这时我勃起的鬼屌已经靠在张筱洁的背上,一面享受她手指的搓弄,一面本能地在她背上摩擦。

  「你别太得寸进尺。」张筱洁转头瞪了我一眼,我只好回她:「为了救命嘛,你也希望我早点出来不是吗?」

  张筱洁扁了扁嘴,只好无奈地继续在人群簇拥中,伸手到我胯下,偷偷摸摸地隔着裤子帮我打着手枪。

  既然伶牙俐齿的她也无话可说,我当然是寻求服务升等;除了享受她的服务之外,我更主动半蹲着让我隔着裤档隆起的鬼屌从她穿着运动短裤的胯下往上拂弄,隔着几层裤子用我硕大的阳具帮她清着水沟,鬼屌几乎是从她的下阴往后一路撩弄到屁缝间。

  到后来,为了让触感提升,她把我拉炼拉下,直接把小手伸到我牛仔裤内,硬挤进内裤之内直接接触鬼屌。我担心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群众,发现大家都只关心台上的少女会不会走光露出屄毛,根本没人在注意我们这两个顽皮的年轻男女;而我一再半蹲再站直、用鬼屌撩拨张筱洁胯下的动作,配合「动滋动滋」的节奏,看起来竟也毫无违和感。

  到后来我已经不是为了保命才在公共场合享受这一切,竟然反而是为了享乐才忍住射精的冲动;其实我早就不行了,却为了看看张筱洁有多少能耐而忍耐至今,额头上悬着斗大的汗珠,张筱洁也因为在人群中做出这种大胆的举动而紧张地脸上泛出潮红,鬓角都被汗水濡湿了。

  好啦,爽也爽够了,就让我…

  等一下,你在干嘛?天啊,我从和张筱洁身体之间颇为窄小的空隙看进去,身前的张筱洁曾几何时已经把运动短裤和内裤裤档拨到一旁,弯着腰,露出长着雅緻阴毛的小穴,然后扶着我的鬼屌便要插进她体内!

  「等等!」我连忙把头凑到张筱洁耳边想要提醒她。

  不过她反倒大方地道:「害羞什么啦,这样也是为了让你早一点射出来。」
  「不是,我…」才刚要提醒她我的快感已经到顶峰了,她还是一把就把我的鬼屌龟头塞进她紧緻的少女穴里,才刚感受到她阴道皱摺的潮湿和温暖,我竟然就不由自主地把腰往前挺,然后在这顽皮少女的子宫里满足地射精了。

  「好温暖…」被我内射的张筱洁先是满足地皱着眉头享受阴道里满满的温暖,但是随即感到受从穴口大把大把流出的精液,马上一改舒服的表情,满脸鄙夷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接过唐憨狗,往前挺直身子、不再让我享受她的肉体。

  「哼!」张筱洁一手把憨狗架在肩上,一手拿出面纸擦拭着小穴,那源源不绝从她阴道流出的精液几乎要让她用掉整包随手包面纸。

  看着张筱洁生气地拿着面纸捂着下体的模样,我满足地让鬼屌在牛仔裤外透气,顺便把没喷完的精液喷个乾净,这时旁边一个穿着像小公主的小女孩眼尖发现,连忙道:「羞羞脸,鸡鸡露出来!」

  我赶紧把鬼屌塞回裤子里面,也不顾它还没经过清理,就这样让精液沾满了半条裤子。

  这时候那个可爱却淘气的小女孩却把荔枝大的一双眼珠凑到我面前,问道:「你怎么看得到我?」随即她露出喜色,扑了过来大叫:「帮我找妈妈!」
  挫塞!好歹你也早一点现身,让我把精液颜射到你脸上,其他灵体看到你被灼伤,就应该会知难而退;现在你选在我灵视能力快要消失的时候,让我在众多恶灵中暴露我是灵能力者的事实,不就等同把瞎子丢在狮群里面的残忍吗!
  「大白痴!」张筱洁裤子都还没穿好,阴道里装满的精液也还没清完,便定了下神,设立出结界,让那些灵体无法接近我和张筱洁。

  「在这边开战的话,明天我们就上报纸头条了,走!」张筱洁努着嘴示意要我穿过人群走到不远处的洗手间。

  於是我们缓缓地移动,在张筱洁的结界加身之下,那些怨灵就像和我隔着一个大玻璃球似地,祂们拼命地敲着结界,也不管手上被灼伤,冒出白烟、发出「滋」的音效,祂们只是一味地希望我听听祂们的要求,帮祂们完成遗愿好让祂们安心进入轮回。

  就连刚刚那个年约10岁的小女孩灵体也不顾红肿的双手,叫着:「帮我找妈妈!神明叔叔说祂有神威帮我找妈妈,但是找了20年都没找到!」

  我鼻子几乎一酸,但是也无能为力。唉,最早进驻神像的那些低级灵,竟利用灵体对神明的期待而欺骗祂们聚集在宫庙附近,久而久之也因为偶然显现的神通而凝聚信徒的信仰。但是灵体毕竟没有智慧,只有小神通却无法解决真正的问题。我看着这小女孩可爱却挂满鼻涕眼泪的脸蛋,实在只能感到抱歉,何况论年纪,她还是我的大姐姐咧,自己去找啦,干!

  终於,历经千辛万苦,我们趁着男厕没人,一起进了蹲式厕所,我的鬼屌也毫无杀伤力地缩成一团小球。

  「马的,四川郭雪芙被你白白干了。」一进厕所,张筱洁便没给我好脸色看,示意要扁我地握起拳头,我虽然对於她自称郭雪芙这件事感到不屑,也假装颇感歉意地低下了头。

  「现在怎么办?」想到刚刚在结界外瞠目怒视的灵体,我实在很怀疑我们撑得到早上吗?

  「被你刚刚内射那一下,我的灵力现在可充沛的咧!」张筱洁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模样,抚摸着唐憨狗要牠安心。

  「阿妹,你别太轻敌,现在你还游刃有余,等11点半一到,你就知道。」张筱慈从鬼屌传出一记他心通,我和张筱洁都收到了。

  「咦?」我看了手錶一眼,也差不多11点半了,我把厕所门稍微打开,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只见台上的轻熟女主持人简短介绍后,一个年纪和张家姐妹相仿的少女,便拉开连身裙的拉炼,像蝴蝶出蛹般地让连身裙一路从她宛若凝脂的肌肤滑落,直到她赤条条的姣好胴体裸露在居心不良的这些「信徒」眼前!

  看着她随着音乐抖动着坚挺的C罩杯胸部,胯下挂着一撮黑毛的下体不断扭动,那一丝不挂地踏着高跟鞋的姣好身材,还有跟着音乐打出完美拍子的臀浪,我虽然刚射精过一次,还是不免勃起了,一勃起就看到众多的灵体从围观的观众头顶上涌出,分门别类聚集成一团团的恶灵。

  有因为想要藉由这样淫靡表演发泄欲望的淫荡邪灵,也有想要依靠举办这样的活动而贪婪地大捞一笔的凭依灵,更有毫无目标、只是单纯跟着人的欲望走的浮游灵,整个村子、包含邻近地区内,所有人类的丑陋就聚集在这里,和台上看似清纯的美丽少女形成诡异的对比。

  那美丽少女淫荡地扭着纤细腰肢,抖动着的奶子和摇晃不停的臀肉激发围观观众的丑恶欲望。就在她坐上高脚凳子,做出身体后仰、双脚大开露出小浪屄的举动之后,一坨坨从群众头顶涌出的灵体更让那些恶灵势力更为庞大。

  少女高调露屄,做出放浪的举动之后,群众的鼓譟声响彻天际,恶灵的强度则彷彿跟这些音浪成正比。那一团团的恶灵成形之后,藉由刚刚那些环绕我周围的灵体告知,发现我和张筱慈的行迹,不但一边身上持续接受大量的邪恶灵力涌入,更是有如发现珍宝似地往我和张筱洁扑来!

  「干,怎么办?」看着张筱洁的结界愈来愈脆弱,我本能似地套弄着鬼屌,总希望能够靠鬼屌发射精液这一千零一招吓退那些恶灵。

  「阿呆!这些灵体数量太庞大了,比我预想的还多上好几倍,你可以开始想说要投胎成哪一种动物了…哟,人类灭绝啰,我要和姐姐妹妹回三圣界当菩萨啰……」张筱洁已经完全放弃抵抗,只想着要丢下这些还在人世的丑陋生物,自己回到三圣界享福。

  「马的,…无情,戏子无义!」我把「婊子」两个字含糊带过,但是张筱洁根本不用听,她们三姐妹和我基本上在某些程度上是异体同心,当然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只是很鸡巴地双手一摊,表示她也无能为力。

  「就不能帮忙想点办法吗?」我几乎要激动地揪起她的领子,但是她只是耸耸肩,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

  「是有办法啦,只是你这种咖,也烙不到什么大神来帮忙。」张筱洁用鄙视的眼光瞧了我一眼。

  「拜託,死马当活马医,你不关心我们这些人类,好歹也帮帮『畜牲豪』!」我看了看她那么怜惜地抱着怀中的唐憨狗,想要对她动之以情。

  「你的死活关我屁事…」但是随即她才意会到我说的是唐憨狗,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她的狗儿子,张筱洁低头看了看牠如惊弓之鸟般可怜的眼神,这才改口道:「我们这种等级的灵能力者,其实是可以召唤跟我们有交情的灵体或神明来助拳的,毕竟拥有人身法船是如来让我们修行的依据,所以十方诸佛菩萨都会视情况帮助我们,像西游记里孙悟空一天到晚烙人来帮忙一样;但是我们已经没有躯体,只靠阳神存在,所以我们姐妹帮不了你。除非你自己跟哪些大神有缘,你可以试着诚心召唤祂的协助。」

  靠,神棍我是认识不少,真正的神明我可一个都不认识啊!我现在的心情有如电影「魁星踢斗」(港名:猛鬼差馆)里的锺发一样,断了一只手、命在旦夕,还大叫「师父救我」,可我哪来那么神通广大的师父啊!

  不对,我的鬼屌曾经跟一个举世无双的大英雄发生过交集,祂的英灵还没进入轮回,正率领一帮永世不灭的子弟兵忠魂往北讨伐华人世界最无耻的恶灵,命在旦夕的我,可要麻烦祂暂缓手边的重责大任,先来救救我的小命了!

  「项籍老大!救我!曾经和鬼屌发生过交集的诸位祖先、朋友,小的因为百姓神魔不分,而陷入命在旦夕的危急状况,请大家有力出力!」我握着鬼屌,把求救的讯号经由张筱洁强大灵力的增幅,尽可能地以我为圆心往外传送!

  不过,项羽能不能收到我的信号是一回事,能不能赶得回来又是另一回事。虽然祂们是灵体,移动的速度却也只能以生前生活状况的状态移动,等他骑马赶来,我大概已经被分屍了。

  就在结界被攻破前,一个中气十足的粗犷声音传来:「别怕,祖先,来了!」
  啥小?我祖先?项羽应该不能算是我祖先,而且我也不记得鬼屌跟我祖先有关联啊。

  正当我开心地推开男厕门一看究竟时,一群衣不蔽体的粗犷壮男正拿着石斧、石矛,光着脚丫从远方的天空冲了过来。

  那些本来进攻结界的恶灵看到背后的攻势,纷纷变成人形、迎上前去,飘在空中与粗犷男们作战。只见那些头大如斗、身高却马马虎虎,彷彿原始人般的援军挥着石斧,像在打地鼠游戏般地将当头的一大群恶灵敲散,轻易地便击退了恶灵第一波的进攻。

  剩下的恶灵心有灵犀地集中,最后变成一大团大象般的形状,那头灵体大象的武器主要有又长又尖的象牙,还有力敌千钧的粗大象鼻,遑论每只象脚都有数人合围的粗壮,虽然那些粗犷男个个手臂都比我大腿还粗,但是被牠一踩也不免灰飞烟灭。

  只见那些原始人般的粗犷男很有默契地变换阵形,并不因体型的差距而退缩,祂们时而聚集、以石矛往前刺击吓阻巨象的进攻,时而分散,以落单的个体吸引巨象的追逐,然后其他人往巨象的侧面投掷标枪似地掷出石矛,直到巨象失去重心,一跛一跛地往右侧偏移。

  落单的那人,也是个子最大的粗犷男,眼见巨象失去重心,连忙冲上前去往巨象的右后脚跟补上一斧,那巨象便承受不了自己体重而屈膝跌倒,此时个子最大的那人,趁着巨象的象头几乎贴着地面时,扑了过去,整个人双手握紧石斧斧柄,聚集全身的力量给牠一斧!

  就在巨象的生命终结之时,巨象的身体也分裂成无数的浮游灵。既然聚集成那些粗犷男生前最敬畏的生物,也撼动不了粗犷男们的斗志,所有灵体便知难而退,都回归到最乌合之众的状态,纷纷逃窜。

  「项大哥?」我很肯定眼前这些人没有一个跟项羽有一丝像,但是为了表示感谢,总是要先有个称呼,於是我便试探性地问着。

  「我们,不,项大哥;我们,救项大哥。」为首的那名粗犷男用着很不流利的中文与我交谈。

  后来我才知道整件事情的原委,原来项羽的雄心壮志刚起步就遇到极大的挫折;祂们在大甲溪畔发现妖气沖天,某个知名庙宇在邪恶势力的把持之下,已经聚集了庞大的邪灵,民众神魔不分的盲目崇拜让项羽的大军无法获得正气补给;反倒是那些邪灵觊觎项羽庞大的正气,倒打一耙先发动偷袭。项羽祂们才正想往邪灵聚集处进攻,却连周边的外围组织都无法歼灭,便中计大败,而元气大伤。
  唉,果然不出我所料,项羽祂们这些单纯得可爱的祖先们,哪受得了现代人卑鄙的暗招,只是没想到祂们连所谓的北部都还进不了就被打退。

  「项大哥还好吧?有没有怀忧丧志?」我实在很担心祂又在大甲溪畔做什么傻事。

  「没有,祂们,牛稠溪,进了,部落,疗养,北上。」那粗犷男豪气地道。
  原来眼前这些粗犷男是距今几千年前,在现今嘉义县太保市鱼寮地方生活的新石器时代的祖先,所以刚刚那些恶灵幻化成祖先们生前最害怕的生物之一─古台湾象,却没想到团结的人类也足以击退当时称霸大自然的台湾巨兽。

  再经过详细的询问,我得知项羽不但没有气馁,还大量召集充满正气的灵体想要再次北上,包含一个名字有四个X的人物(对不起,祖先们脑容量太少,只认得XX),还有三个不知道是动物人形还是人形动物的灵体。

  我锲而不舍追问下,总算问出,其中一种动物是跟人类生活密切相关的,街道中有大量的该种流浪动物;一种是森林中特有种,身上有斑斓的花纹;另一种的线索则是群聚动物,只有一只公的老大有交配权。

  靠,虽然我们祖先脑容量比较小,经过几千年的学习,还是只会发出简单的词语,但是经过祂的描述,我还是大概了解了,也为项羽大哥感到惊喜,没想到祂竟然跟桃太郎还有他的快乐夥伴们搭上线啦!难怪祖先会分不清楚祂们是人形动物还是动物人形。

  与人类生活密切的就是狗嘛、森林中斑斓花纹的是雉鸡、群居动物只有公的老大有交配权的,不就是猴子吗?另外那个名字有四个X的应该是4X猫吧?不过人家还活着怎么会有他的灵体?难道是他勇於抵抗讼棍苏X永,还自掏腰包直飞香港声援民主运动,那股正气已经撼动天地,变成生灵?

  不管了,既然项羽大哥没死,还跟这些单纯的祖先搭上线救了我一命,以后还是会有见面的机会的,我要好好活着看到祂成功的一天。

  拜别脑袋超级单纯、也异常注重义气的老祖先们,群聚的人潮也散去,三三两两的浮游灵再也制造不了事端,我这才狼狈的抱着唐憨狗和张筱洁准备回家休息。

  「老……师!」这时候林钰静和项彦如又骑着电动机车双载出现了,林钰静抱着家里的济公神像,项彦如则拿着新港奉天宫求来的香火。

  没多久,田采真和梅思媛老师也赶来支援,田采真教官拿着她的军帽,想靠上面的国徽吓跑恶灵,梅思媛老师则更可爱,拿着防狼喷雾器、水果刀,戴着全罩安全帽一副要跟人输赢的蠢样。

  等到所有鬼屌好朋友聚集完毕,也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我这才无奈地被凹,请所有人到24小时营业的民雄肉包大吃一顿,以奖励大家的辛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上一篇:【重活了】(第二部)(03)作者:998 下一篇:【莅临之母】(02)作者:kslbh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