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女友从暴露到被淫的真实经历】(八)作者:女友幸福

【大学女友从暴露到被淫的真实经历】(八)作者:女友幸福 时间:2017-09-14  来源:www.sex91.net
字数:9403

                (八)

  「啊,别别,别进去了」

  「疼吗,宝贝?」

  「好疼啊,真是的,这么难受,为什么大家还要做这种事情呢?」

  「那算了,我不想伤害你。」

  「不,你再试试,我适应一下就好了。」

  ……

  「进去多少了」

  「头儿还没完全进去呢」

  「!!……啊……好疼」

  「别怕宝贝,我慢点进去」

  ……

  「嗯…啊……原来是…这种感觉……怪不得会有人喜欢呢…啊啊」

  「啊…小恩……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啊,我……可不是那种可怜小妹妹……啊啊………被拿了……第一次就要人………负责啊……嗯嗯………我只是……也想试试是怎么回事啊………哈……你要负责……我还不一定跟你呢……除非你……。嗯一直这么厉害……啊啊」

  ……

  半梦半醒,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幻想,我脑海中浮现出了和小恩第一次做爱的时候的情景。

  那时候还很青涩的小恩努力装出不在乎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成为了她的第一个男人,而我在她的心中也就此取得了不可替代的位置。
  然而现在呢?现在的一切让我不知所措。

  曾经只属於我自己的女友,一开始配合我的淫欲和别人发生了性关系,后来由於阴差阳错主动去找这个人,几天内被多次干到高潮,直到最后主动挑逗勾引,叫着别人老公被内射灌精。

  小恩真的离我越来越远了么?她现在到底还爱我么?她是否已经沈沦於D哥的肉棒之下无法自拔了呢,她还能回来做我的可爱女友么?在看完最后一部视频射精之后,我昏睡了过去,睁眼后已经是半夜三点,我开始胡思乱想这些问题,感觉心口像被抓住了一样。

  然而当我回忆起视频里小恩的一步步沦陷,又莫名升起一股兴奋和期待,如果我放任小恩这样下去,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她会不会真的彻底沦为D哥的性奴?会不会被D哥不断调教而彻底放荡。

  我这时罪恶地开始臆想小恩被调教的样子,她每天在家里光着身子被D哥淫玩,被D哥带上项圈拉到户外进行暴露调教,甚至被D哥找来的朋友一起轮奸,最后被D哥逼迫卖淫接客……

  当我脑中充斥着这些黑暗的想法时,我的手机居然响了起来!半夜三点能是谁呢?拿起手机,出现的居然是小恩的可爱头像和名字,她怎么会在半夜三点给我打电话呢?

  「喂!小恩!」

  「嘘,小声点,我在厕所偷偷给你打的,D哥睡着了」

  听得出小恩在用最低的声音和我悄悄打电话。

  「你还在他家啊,你怎么样了小恩,我好想你,我好想见你」

  「我这几天一直在他家,长话短说吧,我要你过来接我」

  听见这句话我着实吃了一惊,说真的我刚才确实有想过直接过去找小恩,没想到小恩主动提出这点,而且语气上似乎已经完全原谅了我,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你,你不生我气了?」

  「生气,所以要回去和你算账,不过我要你过来接上我走」

  「为什么啊,你遇到危险了!?」

  我这时脑子中想到了无数可能,难道D哥对小恩有什么过分要求,难道他限制了小恩的人身自由,他真的敢这么做么?

  「没有,你过来就知道了,我一会儿把具体地址发给你,你尽量能明天过来,来了以后找个地方先住下,有什么情况我会联系你,平时不要联系我,拜」
  「等等,先别挂小恩,你们,嗯,今天有做吗」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呢,当然有啦,人家现在还光着身子呢,放心啦,有什么事等我们见面再说啦,我这就回去睡了,拜拜」

  小恩这时候挂掉了电话,我心中又是一阵酸楚,小恩在D哥家看来已经习惯了裸体,随时都被这个色魔看个精光,也可能随时落入他的魔爪被淫玩,而小恩似乎对这一切已经丝毫没有反感。

  不过我也有些许的放心,刚才又听到了小恩如往常一样可爱而清爽的声音,似乎并不是一个已经堕入淫欲漩涡的浪女,而且叫我去接她,又搞得神神秘秘的,一定有她的打算。

  第二天下午,我按小恩的交代来到了D哥所在的城市,我之前并没有来过这里,这是一座中型城市,虽然不大,但是很干净舒适.

  我下了火车以后,按着小恩给的地址,找到了一个相隔两条路的宾馆住了下来。

  虽然内心无比地紧张和不安,也很想联系小恩,但是还是遵照她的指示没有主动联系她。

  原本以为我要等上个两三天,还想着怎么去打发时间,没想到刚坐在房间里没一会儿,小恩就打来了电话。

  「喂?怎么啦宝贝?」

  「你现在按我给你的地址赶快到D哥家,快点,到了我给你说. 」

  说完小恩就挂了电话,让我一阵迷茫。

  天啊,我这就直接要到D哥家去了么?小恩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为什么要我直接过去,不会是打算当面演活春宫给我看吧!我还真没有做好直接面对D哥的心理准备呢。

  不过既然她说了让我赶紧过去,我就按着小恩的指示,来到了D哥家的小区。
  这是一座小户型小高层住宅,看来D哥的经济条件还凑合。

  我到了楼下按了门铃,那边没有任何回答,直接我打开了单元门.

  我乘坐电梯来到了D哥所在的楼层,我先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小恩的可爱笑脸,她的身上居然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薄纱睡衣!里面自不必说是真空的,乳头和阴毛都能看到。

  小恩二话不说上来就抱住了我,小嘴直接堵住了我的嘴唇,忘情的亲吻着,而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不知所以,回应着小恩的热吻,双手也仅仅抱住了她。

  就这样过了两分钟,我才反应过来还站在门口,赶忙问道「我们别站在门口啊,D哥呢」

  「没关系,这栋楼平时人不多,他不在家,所以我才赶紧叫你来了」

  我带着一丝忐忑进了屋子,心里想想也够讽刺的,老子明明是正牌男友,居然要趁着别的男人不在家去他家偷见我的女友,这是什么道理啊。

  D哥家可真够乱的,首先客厅就乱七八糟,东西扔的到处都是,而我居然一眼就发现了散落的几件丁字裤和情趣内衣。

  「这……是你的吗小恩,怎么这个样子扔着」

  「是我的呀,嗯,你知道的啦,我们这几天都在做羞羞的事情,所以就随便扔着喽」

  我内心一阵复杂情感涌上心头. 「那怎么扔在这里啊。」

  「因为他随时都想干我啊,我们在这个屋子里的每个房间几乎都做过爱,他都让我穿上情趣内衣,然后再剥光我,甚至还叫我穿着在浴室淋湿了,然后再干我呢,好害羞」

  我听到这些,肉棒不禁硬了起来,小恩这几天到底被D哥操了多少次啊,他是不是一点都不心疼我的女友,想到这个屋子里发生的一幕幕,真是让我既兴奋又心痛。

  女友似乎看出我的异样,过来抓住了我的小弟弟,在我耳边说「这么快又硬了哦,别急,等我们回去了我都告诉你,现在有正事,跟我来卧室」

  我跟着小恩走到了卧室,这间我在视频里看过无数次的地方,也是小恩被D哥尽情享用肉体的淫乱场所。卧室里自不必说,也是扔着各种衣物,甚至还有那天小恩被撕烂的黑丝袜,不知道D哥为什么要留着,也许他真的是个比我还严重的恋物癖吧。

  「你说的正事,是什么啊」

  小恩神秘地一笑,然后走到旁边打开了D哥的电脑.

  「什么事啊,不会又是给我看视频吧」

  「当然不是,你还没看够啊,我要把他电脑上存的视频都给删掉。」

  「什么?」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要把视频都删掉啊,上次我们不是说了么,害怕D哥利用这些要挟我们,再加上这几天又拍了这么多,不删掉怎么行?」

  「啊?你叫我来是为了这个?你……」我一时间问题太多,反而一时语塞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啊宝贝,你看了视频,是不是怕我变心了?怕我离开你?人家还没找到高帅富呢,离开你我去找谁啊。今天让你过来,就是看看我怎么把这些视频删了,回去以后我们还快快乐乐地在一起。反正你这次也被人戴了大绿帽,得到教训了,我们扯平啦。」

  「那,那D哥怎么办,我们这么做,他就不会追究吗,而且他去哪了,怎么不在家。」

  「你呀你,明明女友被别人干了,自己还像做贼一样,放心,这几天我已经把他全面了解了一下,今天他下午出去有事,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赶紧把视频删了,我们一起走。」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女友好像瞬间想和D哥断的干干净净,前两天不还如胶似漆的么,她的转变也太快了吧。

  「你确定他只有电脑上这些,如果他还有其他的视频存着,你这样又激怒了他,不怕他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事来?」

  「你看你畏首畏尾的,这几天我观察过,他也只是把视频存到这里,其他地方都没有,毕竟他也有正经工作,也怕这些东西传出去,说不定比我们还小心呢。再说了,留着这些不是把柄更多,能销毁多少是多少。」

  说着,小恩找到了一个隐藏的文件夹,里面果然有着视频图片,包括我传给D哥的以及D哥这几天拍摄的,有的我看过,有的则没有。

  「你比我懂电脑,你来删,让他永远都恢复不了那种」

  「嗯,好的放心吧」

  我把文件进行了彻底的粉碎删除。

  「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疯了吧」

  「也许吧,管他呢,好了我们现在就走。」

  「你……。穿什么出去呀」

  「傻瓜,你还真以为我把衣服寄走就没了啊,我有衣服穿,只不过内衣就没有了,只剩下这些丁字裤之类的,不穿也罢,留在这里给他做个安慰吧」

  说着小恩就直接套上了一件短裙和白衬衣,拿上之前已经准备好的行李,拉着我就往外走。一时间的疑惑和转变过多,让我也不再追问,跟着小恩走出D哥的家,带上了门,下楼,走出小区,然后我和小恩回到了我所住的宾馆.

  原本还忐忑不安地害怕路上碰上D哥,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就这样平淡而顺利。进到了房间以后,我长出了一口气,我的小恩现在又重新属於我一个人了,原本以为这次会有一番惊心动魄的过程,或者有什么别样的刺激,然而现在,小恩又回到了我的身旁。

  「我们是要现在收拾东西回家,还是等着明天回去呢」

  我首先提出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不急着回去,这会儿估计也买不到票了,我们明早再回去,反正他也不知道你来,也不知道我去哪里了,别跟逃避追捕一样,他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啊」

  「你先告诉我,你去参加婚礼那天是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这时候再欺骗小恩就不可能了,於是一五一十地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番。

  「呵呵,和我想得一样,你这个有心没胆的傻瓜,对本姑娘还满忠诚的嘛,不过呢,你确实气到我了,那天我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一直没有接,后来有几个甚至直接就挂了,我就觉得不对劲。」

  「那你,怎么会知道我和菲菲…」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只是隐约觉得不对,又生气你不联系我,於是关机了,不过后来……你看看这个吧」

  说完小恩把她的手机递给我,我拿着一看,大吃一惊,居然是一张我全裸躺在床上,应该还在昏睡,鸡巴被一只女人的手握着的照片!

  「那天晚上我开机就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照片,还说会好好照顾我的男友,呵呵不用说是菲菲吧。」

  菲菲居然会做这种事情,她疯了么!我庆幸自己刚才老老实实把事情都交代了,原来小恩早已知道一切,怪不得当时她会生那么大气。

  「我当时真的震惊啦,还在想是不是自己对你做的这种事太多,报应到我自己头上了呢。我给她打电话,她没有接,我真的好伤心,第二天问你,我给你机会交代,你除了自己说漏嘴之外还不想直接告诉我,我真的有些绝望了」

  说到这里,小恩的眼圈又开始红了。

  「对不起宝贝,我真的错了,我当时只是想快点联系到你。」

  「算了算了,我不怪你了」

  「那……那天你和文宇到底……」

  「你还指望发生什么啊,我们吃完了饭,本来说要去找个地方喝咖啡坐一坐,结果联系不到你,我全没兴致了,人家当时脑子里都是你,就说有事自己先回家了。」

  「你就那样把人家甩掉了啊」

  「对啊,后来就又收到那样的信息,人家就好不甘心,凭什么你去和老情人卿卿我我,我就傻了吧唧的自己回来,也有想过去找文宇做点什么报复你,后来一想这样我也太没骨气了。」

  「所以你就去找D哥报复我了啊」

  「对啊,反正之前也和他做过,感觉也还不错,又不会节外生枝,就去找他了。不过去的时候真的没有计划要怎么报复你,只是觉得自己这时候不想见你,又无处可去。见他那天晚上,我们去酒吧喝了酒,聊了很多,也喝了很多,后面的事……你就都知道了吧」

  「我只是想问你…你对D哥……到底是怎么看的啊」

  「我就知道你要问,他这个人很色,但是也很耐心,很知道怎么一步步攻破女人的心防。我刚开始真的有点被他趁虚而入呢,不过很快就清醒地认识到我不可能对这样的男人产生感情,而且也不会仅仅因为生你的气就投入他的怀抱呀。」
  「那你还……那样主动勾引他,还叫他老公呢!」

  「哈哈,吃醋啦宝贝,那不是人家……人家想着既然玩了就玩的尽兴一些嘛……」

  听到这里我突然一阵激动,把女友按倒在床上,裙子掀了上去,露出了没穿内裤的下体.

  「让我看看你的骚逼被操成什么样了。」

  「讨厌啦,说的好好的,你怎么突然,做这个啊」

  我把小恩的双腿分开,趴在她的两腿间,用手分开她的阴唇,仔细研究着,虽然以前看了无数次,但这次却无比激动,毕竟前几天小恩的这里被D哥多次的侵犯。

  「都被操得有些肿了了,老公帮你缓解一下」

  我这时开始舔弄小恩的阴部。

  「讨厌啦……你这个……绿帽老公……舔你老婆……啊……被别的……别的男人干过的骚逼……啊……好舒服……嗯」

  被操干调教多日的小恩,身体似乎变得更加敏感,被舔后很快进入了状态,两腿勾住了我,把我的头夹在了她的腿间,我更卖力地舔弄她的嫩穴。

  「啊……你女友小恩……的骚逼……被D哥……嗯……操了好多次……啊啊……

  都快把我……干穿了……啊啊啊「

  「那他干的是不是比我干的舒服」

  「当然……啦………要不然……我怎么会找他………啊啊……老公……好好舔我……舔我被操过的贱逼啊……啊啊啊啊………快……舌头快一点……。D哥的舌头就好灵活啊啊啊」

  「他也舔你么」

  「当然啦……我的全身……都被她舔遍了啊……啊啊……快……老公快舔我啊啊」

  看到小恩这么发骚,我的鸡巴也坚硬起来,我坐了起来,分开小恩的双腿,准备操她。这时候小恩的手机突然响了,真他妈扫兴!我拿过来给小恩,看了一眼居然是D哥,我瞬间头脑清醒,刚想问小恩怎么办,她居然直接接了电话,还给我摆出了一个嘘的手势。

  「喂,你好啊」

  「小恩,你怎么不在家,你去哪了啊」

  「我走了啊,我又不是你老婆,为什么要一直住在你家呢」

  「你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呢?」听得出来D哥那边已经很不高兴了。
  「我之前不是也和你说了么,过几天随时会走,我有点不想玩啦,不过别担心,那里给你留了不少衣物,你可以玩儿一阵子喽,有机会再联系啦,好不?」
  「哦,我明白了,那好吧」

  小恩挂了电话,对我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他怎么这么爽快就不问了,他没发现视频的事?」

  我不无担心地问到。

  「管他呢,可能没有吧,他占了你女友这么多便宜,又不亏他的,你怕什么呢。」

  我点了点头,不再讨论这个事情。只是心中充满了忧虑,D哥真的会就此罢休玩儿玩儿就算了么,小恩对D哥没有产生感情,但是难说D哥是否对小恩动了情呢?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今天这么果断地要和他撇清关系呢,真的就只是因为玩腻了么」

  「嗯,其实……有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我和他玩的太过分了,他居然提出来要带我出去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玩,我当时心里就有些害怕,虽然他没有强迫我什么,但是我已经不想继续下去了。」

  什么?D哥居然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还是暴露了他的色狼本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不把小恩逼走了。我也暗自庆幸小恩能够如此头脑清醒,及时回头。但是D哥真的会就此罢手么?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和小恩度过这个夜晚,第二天一起回到了家。

  回来以后,由於学校毕业还有最后的一些事情,如典礼和拍毕业照,我们又回到了学校,我和小恩又能够天天见面了。我们开房做爱的时候,成了一个强力的调情剂。我总是要询问着小恩她和D哥做爱的细节操着小恩,有时候还会让她进一步幻想,特别是幻想她被D哥和朋友们轮干的场景,榨取了我无数的精液。
  D哥也没有联系我们,似乎从我们生活中消失了一样,除了留下了一些刺激的回忆。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我们的想法太天真了,当然这是后话。参加完各自学院的毕业典礼,我们也算正式结束了在大学生的生活。但小恩却对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我想求你一件事情啊宝贝。」

  「怎么突然这么说,有什么事呀。」

  「嗯,我们班的同学想要组织一个毕业旅行……你看……」

  毕业旅行!无数色情小说中的场景在我脑中浮现出来,多少香艳场面发生在这样一个场合当中啊,我到底要不要让小恩去呢,上次毕业聚餐虽然虚惊一场,但是也让我刺激不小,这次毕业旅行让小恩去是不是有点羊入户口呢?

  「那……你要是一定想要去的话就去吧,毕竟是最后一次同学之间的集体活动了」

  「不是啦傻瓜,人家想求你陪我一起去嘛」

  原来是这样,这个小妞,非要黏着我,让我连淫妻的机会都没有。

  「那不太好吧,我和你们班的人又不熟,你这样带个外人去……」

  「谁说你是外人了,我们班同学也有带朋友去的呀,再说………你不怕你的女友被那些色狼吃了,不要来保护我吗,嘻嘻?」

  这个小妖精,真是让我无可奈何。

  「谁要吃我的女友呀,都有谁去啊,你们班同学都去?」

  「哪有可能那么多人,就是平时关系还可以的那几个,小琳啊,小石啊,阿明啊那些,一共七个人,你去了就正好八个啦」

  「好什么呀,上次那个小琳差点把我们俩坑死,真是」

  「你这人这么小心眼啊,还好吧,我都原谅了她了,同学四年了,毕业了把关系闹僵多不好,前几天她也给我道歉了。你还说呢,上次你把人家小石吓得半死,后来一直还问我你还生不生气,他本来就是个老实人,你这次去和人好好说说」

  「知道啦,遵命还不行么,什么时候走?」

  「后天就出发,我们准备去海边玩儿,正好我们还没怎么去过呢,你说怎么样」

  「我还有什么自己意见呢,去就去呗. 」

  我们收拾了东西,按计划开始了旅程,本以为气氛会比较尴尬,但是和大家一起以后发现小恩的同学还都是比较容易接触的人。我们一共四男四女,有小恩寝室的四个女生,加上小石,小胖和小付。这几个男生和小恩平时关系都不错,我也多多少少见过几次,尤其是小石。经历了上次的事情,我反而和小石成了最熟络的人。

  小胖人比较沈默寡言,而小付则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种人,俗称暖男,和女生们关系都不错,一路上对小恩不是嘘寒问暖就是开玩笑,不过这种人对小恩而言也没什么杀伤力,所以我也没有过多在意。

  到了海边,我们住在了一个家庭旅馆里,由於其他几个人都不是情侣,我和小恩也很遗憾地不能住在一个房间,只能两男两女地住,小恩和小琳,而我和小石住在了一起。大家在一起吃喝玩乐,时间过的也比较快,转眼过了两天,但是我和小恩就比较难熬,因为晚上不能在一起做爱做的事。第二天晚上,大家白天玩的都比较累,早早上床休息,我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加上旁边的小石是个鼾声如雷的家夥,让我更加烦躁,只能拿着手机开始玩儿,到了半夜十二点多,手机震了一下,显示出小恩发来的微信。

  「睡了么?」

  「没有呀,怎么啦」

  「快点,来二楼阳台我等你」

  这小姑娘又有什么主意啦,真是的,我只得穿上鞋,来到了二楼,这个房子是一整栋别墅,二楼有三分之一的空间是一个大的露天阳台,我打开了阳台门走了出去。

  「哇!」

  突然的一声把我吓了个半死,一看果然是小恩在搞鬼。

  「你干嘛呀,不知道我心脏不好」

  「哈哈,胆小鬼,除了我还能有谁啊,这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这时候我註意观察小恩,朦胧的月色下,她穿了一件绿色的小背心和粉红色短裤,显得少女般可爱。

  「让我检查一下,有没有把小弟弟也吓没了。」

  说着小恩用手伸进了我短裤里,摸上了我的肉棒和蛋蛋。

  「你难道……就不想和我在这里做爱么………嗯?」

  「这里,被发现了怎么办,屋里还好几个人呢。」

  「怕什么呢,大家都睡了,谁会半夜来阳台啊,这种事多正常,你这个人还没和我真正在外面做过呢,不想来点刺激的么,嗯?」

  说着,小恩居然俯下身去,褪下了我的裤子,用舌头开始舔弄我的肉棒!小恩舔的十分认真,从我的睾丸沿着阴茎的下面一直慢慢到龟头,然后再整个含进去,真是让人舒爽至极,感觉她的舌技比以前更有进步!

  「你怎么……啊……越来越厉害了小恩,你确定你没有给D哥做过」

  我之前也问了多次,小恩都矢口否认.

  「唔唔………我不是说了么,只有他舔我,我才不会舔他呢……唔唔……我只给…喜欢的人吃棒棒」

  我听到了以后不禁又是一阵感动,看来小恩即时经历了那些淫乱,在我身边的时候还是我可爱迷人古灵精怪而且又爱我的女友。

  我感觉自己的肉棒已经足够坚硬,於是拉起了小恩,让她背对着我扶着阳台的栏桿,将她的小背心推了上去,露出了她可爱的乳房,小恩自己直接把短裤连带内裤褪下到脚边,就这样她全裸的身体暴露在了这个海边小别墅的露天阳台.
  我一边抓着小恩的乳房,用鸡巴蹭着她的屁股,低声问她。

  「小骚货,怎么这么骚,不怕被别人看到」

  「嗯…就是这样……才刺激啊……人家喜欢刺激嘛」

  小恩忘情地把头侧过来和我舌吻起来,对她来说,和爱人接吻是最好的挑逗方式,不一会儿下面就湿润了,而我也不再犹豫,把鸡巴挺入了小恩的蜜穴。
  「嗯……啊………终於又……被鸡巴充满了………。舒服」

  「你个小淫娃,看来被D哥开发调教后更骚了,越来越想要了」

  「人家……人家只是看见你就……就想要啊……不过……不过人家下面确实…

  …更加想被……想被东西充满了……啊啊……嗯……舒服……快干我啊老公「

  「哼,谁是你老公啊?」

  「谁能干我………啊啊……谁就是我老公……我老公不止一个……嗯嗯……
  啊啊……我老公有好多……啊啊……操我啊老公………用你的大鸡巴……处罚你的骚女友啊「

  「哼,这么骚,幸好我跟来了,不然你说,你是不是被那几个男人操得不知道成什么样了」

  「啊……对啊……他们……他们都多多少少………对你的女友有意思……啊啊……小恩……小恩会被他们操坏」

  这时小恩被操得越来越舒服,屁股向后向上翘的更加明显,用力迎合着我的抽插,一只手居然伸向了自己的下体,摸弄着自己的阴蒂。

  「快说,你最想被谁操啊」我问的自己都兴奋了,大力地插弄小恩的小穴。
  「嗯嗯……想被……小付操」

  「我操,你怎么选他,小石不是追过你么,你选这个暖男」

  「哼哼,因为你烦他啊……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哈……舒服……我就要给他操……给你带绿帽呀……傻老公……嗯嗯……啊啊……嗯嗯……操我……
  快干死我……啊啊啊啊啊「

  「什么!你敢故意气我,我操死你这个小贱货,干死你」

  「不要……啊啊……不要给你干………我要……嗯嗯……我要给我的小付老公……干啊……嗯嗯好爽……小付快操我……操死我……干我的淫穴……我要你的鸡巴干我啊啊啊啊啊」

  我这时又兴奋又起,一下下地大力操干着小恩,并且把速度渐渐加到最大。
  「操死我小付,啊啊,好厉害啊小付,啊啊啊啊啊」

  我也快到极限了,在小恩达到高潮的一刻,拔出了鸡巴,全部射在了她的美背上。

  「呼…好刺激,你真的越来越骚了宝贝」

  小恩缓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对我说.

  「就是嘛,我就说要尝试新东西嘛,嗯?那里好像有人啊」

  小恩让我吓了一跳,我扭头一看,果然阳台门里的走廊灯开了,里面居然有一个人影!我和小恩刚才happy的时候居然完全没有发现!那人好像发现了,马上关掉灯消失不见了,我和小恩面面相觑,这个人是谁呢,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夫妻成长记】(第8章)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下一篇:【姐夫的私密日记】(11-12)作者:半盏清酒

相关阅读